明星参加综艺需立“生死状”

时间:2019-11-29 10:14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2019年11月27日凌晨,多个网友在微博爆料称高以翔在录制节目《追我吧》时突然晕倒,心脏出现了骤停,现场经过10多分钟的心肺复苏抢救后,被紧急送往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治疗,目前生死未卜。

  随后,高以翔录制现场晕倒的视频被曝光,并有网友再次爆料,高以翔已猝死,人没了。

  上午10点49分,浙江新闻客户端证实——台湾艺人高以翔在宁波录制节目时猝死。网友纷纷发文惋惜缅怀,并谴责浙江卫视《追我吧》一味采取高强度录制忽视对艺人安全的保障。

  12点23分,@追我吧官微才姗姗发出官声明,称高以翔确实抢救无效身亡,死于心源性猝死。

  高以翔参加录制的《追我吧》是浙江卫视今年集全平台之力打造的一部重中之重的大制作。据悉,为了确保节目中的夜晚实景体验真实,浙江卫视耗资一亿包下一座城,把炫酷的大型装置落地在宁波CBD中心。

  虽然整个节目的形式就是简单的“猫追老鼠”式赛跑,即让健美冠军、专业运动员、特警等体能较好的素人嘉宾去追陈伟霆、黄景瑜、宋祖儿等嘉宾明星,但整体运动强度和难度都堪称“跑男plus”。

  开播前,节目一度因夜晚徒手攀爬70米高楼、高空速降以及高楼间滑行等高难度挑战项目路透,登上过微博热搜;正式播出后,节目“蜂巢虫洞”、“平衡滚筒”以及“爬楼速降”三大超高难度系数环节,就连李小鹏、邹市明两个曾经的奥运冠军都大呼难以负荷,不仅如此,由于挑战时间有限,所有明星嘉宾都必须跑着从一个关卡到另一个关卡,根本没有喘息时间。

  依据爆料,早前节目录制时“毕雯珺跑吐过,范丞丞跑吐2次,李振宁被救护车扛上去吸氧过”,节目的录制强度和对人体能的巨大消耗可见一斑。

  另一方面,虽然节目不断强调把安全放在录制的第一位,不仅会提前测试各个环节的危险系数,也给嘉宾配备了安保和医疗团队,且针对特殊技能的场景,还会事先进行专业的相关培训以及配备专业的调试等。

  但从已播的节目内容和网友爆料看,《追我吧》的安全救护措施并不像节目组宣传的那样完善。

  第二期节目中,邹市明从平衡滚轮跌进海洋球里后,独自挣扎了许久也没有救护人员上前帮助,直到邹市明艰难的说了句“我的腿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”,然后再次被海洋球完全淹没,主持人华少才开始喊救护人员前去查看。

  同样的,依据网友爆料,高以翔昏倒在地后节目组仍在继续拍摄未进行及时抢救,随后发现情况不对的黄景瑜和其他人不断呼叫医生,但医生15分钟左后后才赶到。

  资料显示,通常情况下患者出现心源性猝死时,在4分钟之内获得有效抢救的话,生还的可能性非常大,而超过10分钟之后才抢救的话,患者生还的机会会下降很多,基本上难以救回。也就是说,如果爆料属实,导致高以翔最终猝死的关键原因就在错过了救治的“黄金4分钟”。

  更令人震惊的是,高以翔猝死后有网友再爆出,姚明明在录制《追我吧》70米速降环节时,工作人员忘记给其扣安全带,幸亏保安发现才又将姚明明拉了回来。

  高以翔猝死事件发生后,《追我吧》和浙江卫视都成了众矢之的。只是,助推大众声讨情绪走高的原因,并不仅仅是节目组和浙江卫视在事件发生后不积极的应对态度,也在浙江卫视综艺过往的种种安全问题被不断翻出。

  2013年4月19日晚,在浙江卫视《中国星跳跃》节目训练基地——英东游泳馆内,释小龙助理彭佳璇意外溺水身亡。依据当时的新闻介绍,当《中国星跳跃》节目组发现现场有人失踪时,彭佳璇已经沉到水底。

  事件发生后,节目组承认了“内部确实存在管理问题和疏漏”,并表示会进行自查,尽力给予逝者家属最大的安抚。

  2018年3月6日凌晨,张杰在录制《王牌对王牌》一个长管吹玻璃球的游戏环节时,因大脑缺氧突然晕倒,半边脸拍在凳子上导致面部淤青,十几秒后才恢复意识。

  浙江卫视另一档王牌老综艺《奔跑吧》虽未出太大的安全问题,但小事故不断,李晨头部受伤连缝9针、邓超手臂受伤、赵丽颖险些溺水、王祖蓝脚踝受伤……

  高以翔并不是在录制浙江卫视综艺中意外离世的第一个人,《追我吧》也不是浙江卫视第一个亮安全红灯的节目,而浙江卫视的综艺外,国内的其他综艺节目也不乏亮安全红灯的。

  2014年,《中国好舞蹈》录制现场,一名女性观众在临时看台拍照时不慎失足身亡;2015年,杨千嬅在录制《极速前进》的斗牛环节时,因躲闪不及直接被一头来势汹汹的公牛撞翻倒地,趴在地上多时才在丈夫丁子高和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离开斗牛场;2016年,乐嘉在录制《了不起的挑战》的《消防特辑》时,因爬杆不慎意外受伤导致睾丸破裂……

  法国真人秀《丢弃》曾在拍摄时因两架直升机相撞,导致10名嘉宾丧生;《美国达人秀》因将一个电源线保护器放在残疾人通行坡道,致使驾驶电动轮椅的志愿者莫琳发生侧翻,最终死亡;早前的韩国综艺《挑战吧!地球探险队》更是连续出了两档人命事故,演员金成赞因进入老挝深山野林录制而感染疟疾身亡,郑静雅因录制时染上了水蚺属疾病不治身亡。

  如何最大程度、最有效的保障录制安全是所有综艺节目都逃不开的课题,而想要破解需要节目组、艺人等多方共同努力。

  节目组必须将专业人士安全测试、医护团队现场24小时待命、录制前专业培训等安全保障措施落实到实处,并加强对现场和观众管理,提高搭景、看台等装置的安全隐患检测标准。

  另一方面,节目组也必须在环节设计中注意艺人演出的可行性,绝不能为了营造话题和提升收视率而一味“剑走偏锋”,忽视了艺人安全至上的重要性。

  艺人自身则必须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和安全意识,不要太过拼命,明确自己的能力底线在哪里,针对自己确实难应对或不适应的项目一定要提前和节目组沟通,在录制高强度的综艺前,也最好提前检查自己的身体能否承受。

  此外,国家也需要在政策层面加强对综艺节目的安全监管,对节目搭建装置的技术指标以及现场医疗保障等提出明确要求,进而推动国内综艺节目制作进一步实现标准化和系统化。而部分观众也必须适当放下“看明星受虐”的热情,对一些明显超出常人体能的节目或拍摄积极给予否定态度。